head广告
  • 文章阅读

     

    當兵時在部隊操女兵

     
     

    发布日期: 2018-05-31

     
     

    在军队时,天天循规蹈矩,没什么意思,人说“当兵三年,母猪赛貂婵”,可见在军队里对于“性”的缺失之严重。

    嗯,我的运气比较好,分在男女兵混合的连队。单位里有三十几个女兵,特别漂亮的有两个,她们俩(一个是小婷,一个是小玮,都是江苏美女,身材脸蛋没说的)尤其是小玮,那身材、高挺的奶子,在宽大的军服下依然不能挡住他那坚挺的奶子。有趣的是,女兵们站成一列,我们男兵从侧面看女兵的整齐时,只要看到那凸出的胸部,就知道那一定是小玮啦,我们男兵总是相视一笑。

    小婷的屁股很丰满,一看就想操的那种,而且我们估计是水比较足的那种,小屁股很紧实,一看就是个原封处女。从侧面看后面,就是她的屁股突出些,而且她的那双大腿在夏天是总是那么的白,搞得我们这些男兵白天欣赏,晚上就在宿舍里打飞机。

    因此,她们就是我们这些平时训练完没事干的男兵茶余饭后谈论的对象,但部队终是部队,没几个敢越雷池一步的,最多就限于聊聊天,说一些荤一点的段子。

    第一年时我比较老实,她们俩那时已经第二年了,我平常不爱说话,看见女孩子我就脸红(这是表面的),其实我心里很好色,我表面上看去给她们很内向的感觉。我那时天天训练后累得要死,但晚上在床上总要打飞机。想起小婷和小玮美丽的身体,想起抱住她们在床上狂操的销魂感觉,总是忍不住。

    第一年的夏天,我们换了夏装,女兵们都换了裙子。这下我天天乐得要死,天天借着机会到她们寝室转(白天可以进女兵宿舍,晚上就不行了),她们见我都不怎么防,因为我“内向”嘛!这可给我大好机会。

    她们穿着裙子坐在我对面,本来女兵穿的裙子不短的,但她们都喜欢拿出去改,改得好短,要么就穿最小号的裙子。小婷和小玮也不例外,穿着裙子的样子真的好诱人,而且她们都不穿裤袜,我经常在她们那里正大光明地欣赏她们的大腿。

    我会弹吉它,经常到她们那里小秀一下,她们看我弹琴时兴奋得要命,更是忘记了自己的坐姿,大八字的蹲在床上,看得我心猿意马,眼睛总是盯着小玮和小婷的裙子里瞄,因此我经常能看到她们裙子内的小裤裤,而且看得很清楚,蕾丝的占多,看得我心里狂跳。她们也从没察觉,可能觉得露给我看也没什么吧?哈!

    另外就是不训练时经常在楼梯口处转,趁机机会偷看上下楼女兵们的裙底风光。白天训练很苦,但一想到下训练场后能看到小婷和小玮,我的心里就非常满足。一个夏天,几乎都是在这种心境下渡过的。

    到了第二年,色胆大了,连里来了新的女兵,平时就要我们这些第二年、第三年的男兵训练她们。夏天训练时,女兵们都穿着军裙,搞伫列训练时我发现一个刺激的地方,就是喊口令“蹲下”,女兵们穿着个短短的裙子,一排都蹲在地上,双腿是分开的,十几条五颜六色的底裤就让我看得一清二楚。哈!

    我感觉很好玩,便趁着色胆让她们保持动作,一个个的给她们纠正动作,有意没意的碰一下她们里面长得好看的女兵白白嫩嫩的大腿,感觉那下面的棍棍都硬得发痛了,幸好部队的裤子裆大,要不就要出大糗了!

    训练时我总是去训练女兵队,真是爽,趁机大大地揩油。有时摸得那些小女兵还哼哼叽叽的,但不敢对我这个第二年的班长说二话。哈!有女兵的连队真他妈的爽啊,这就是我那时对我所在部队的印象。

    色胆越大,越感觉不爽,这样下去不是办法,开始对小婷和小玮两个人经常来点小动作。我决定先对单纯的小玮下手,比如在上下楼时故意用身体碰触她们高挺的奶子,或经常在她们不知道时从后面摀住她们的眼睛,然后等她猜不到是谁时用力抱她一下……等等,经常弄得她对我娇嗔不已。

    小玮那年二十岁,十九岁当的兵,据说她是高考只差几分没上大学,转到部队里准备考军校(后考上)。我那时才十八岁,我十七岁高中没读完就当了兵,所以我平常都亲切地叫她“小玮姐姐”。哈!

    这个年龄都是春心荡漾的季节,所以她对我的种种“无礼”行为就渐渐不感到反感了,只是经常提醒我不要让连队干部知道,要不然就会被批斗了。

    她渐渐对我这个经常爱无理取闹的大男生产生了好感,我们在节假日常出去玩,当然是我先请假出去完后她再请,以免被连队干部怀疑。我们一起在外面游大街、看电影、打电玩,当然不是穿军装啦!

    那时我还只对她有一些最多只是亲亲她的举动,因为她还比较羞涩,我想等到水到渠成时再上她。我们在连队时和平时一样,别人根本看不出,到了晚上我们就用各自的手机(偷着买的,部队不让用)在被窝里发短信传情……渐渐地,我们感情升温了。

    我在一次和她出去时对她提出了那个要求,她笑笑的对我撒娇:“那么想要我啊?呵呵,我有那么诱人吗?”我靠!

    她又说:“不急嘛!呵呵,我就想看你那副猴急的样子。”

    那段时间,我只能晚上和她打手机时一边聊一边打飞机,她是在总机班值班的,听着她那动听的声音,真的爽!有一次我被她察觉了,她笑我还这么好色,第一年时可看不出的啊!我就对她诉苦:“谁叫你不给我?害得我只好天天打飞机。”搞得她淡淡地笑了。

    这时我在电话对她说:“不如……”她马上意识到了什么,忙说:“不行!不行!”我没听她的,挂了线就穿件短袖衬衣下床,开始摸向总机房。

    这时,已经12点多了,连队9点就熄灯,战友们都早早进入了梦乡。这时我趁著夜色来到了四楼的总机房,小玮一个人坐在里面,用她那甜美的声音转接着一个又一个电话,脸上不做作的笑容真是美呆了!而她就穿一件小T恤,短袖军装脱了下去,更把她那高耸的双奶勒得更紧实了。

    我这时推门而入,她吓了一跳。我走到她跟前,刚坐下,这时来电话了,她用她那平时训练熟练的技术拿起插塞插进孔里,用她那平时练就的C调咪音节话务用语:“您好!您要接哪儿?”

    我这时一把从后面抱住她,她轻轻颤动了一下,我用手摸向她的胸部,她此时在接电话,根本顾不得我,我便这样在她胸部摸了大概半分钟。接完电话,她对我撒娇了:“不要嘛,不舒服的。”我不管,说:“今晚难得干部们都不在,到别的连队去了,我要你……”

    我说完已经是脑袋发热,一股欲望直冲脑门,一把把她从椅子上抱起,把总机房里的那张床拖到机柜旁,抓着她的双腿,让她倒立起来,此时我的头就从上至下伸进了她的裙子里面。这时她还有点反抗,我把头深埋在她的裙子里面,用嘴含着她的私处不停地舔著,她也发出了轻微的呻吟……

    我把她放在床上,看着她那美丽的身躯,心想着:‘小玮,我终于可以操你了!’那感觉比干时还爽。

    想罢,我就开始扒下她的T恤,她的奶罩是D罩杯的,好大,粉红色蕾丝边的,真是性感至极。我轻轻解下她的奶罩,随手一扔,我靠!居然扔到了边上那个“三个代表”宣传板的邓小平头像上面,真是搞笑。

    此时她被我压在身下,一双洁白的奶子高傲的挺著,我用此时已经不行了,加快速度,一嘴含着一个奶子,一手抓着一只,用力地吸啊、用力地搓,她显然对这没有防备,大声的呻吟了几句,那叫床的声音,真不愧是总机女兵的声音,婉如清脆的百灵鸟叫声。

    这大大的刺激了我的神经,一把将她抱起,让她双手撑著趴在床上,我躺在下面。我一边抓着她的大奶,一只手伸到她的私处,此时她早已经爱液流了一裤了!我笑着说:“没想到我们连最美的女兵被人干时,水还这么多啊!哟哟哟,羞死人啦啦……”她见我如此糗她,脸羞得通红,真是害燥啊!

    我把她那条改短过的短短的军裙推了上去,她那粉红色的内裤几乎已经变得透明了,因为被爱液浸透了。我脱掉她的内裤,给她看了一下,对她笑,她对我说:“我怎么……我怎么会这样啊?真是羞得要死了!”我则说:“你死了,谁来满足我啊?哈!”

    此时她已经一丝不挂了,谁会想到,在一个管理严格的连队里,还是战备值班室的总机房里,有一对色欲男兵、女兵正在颠鸾倒凤?想起来真他妈的爽!

    这时来了个电话,已经12点半多了,真他妈的的扫兴。她赤裸著接电话,强忍着呻吟,吃力地按正常接电话时的口气:“您好!您要接哪儿,稍等。”说罢,马上用手捂著话筒,“啊噢……啊噢……”的呻吟了几声,再接电话:“给您接了,请听好。”

    我真佩服她的表演能力,一边做爱一边不动声色地接电话,真他妈的的爽!我双手抓着她的大腿,一下子把她举了起来,我躺着床上,对着她那还在不停地流着爱液的私处用龟头对准,抱着她套了进去,一下子就插入了大半。

    我只抽送了第一下,就搞得她娇躯左右乱晃,呻吟也更大声了,不过总机房是隔音的,即使她再发浪叫床别人也听不到。我就这样举着她一上一下的动着,用她的阴部套弄我那早已昂起的鸡巴。

    这一上一下的抽插搞得“噗嗤、噗嗤”直响,她也有节奏的在叫着床,那股声音,哥们我不说了,真是太动听了,听得我欲火猛长。这么一上一下操了几十下以后,她又再次流了好多好多水,浸到我的卵袋都湿了。真是令我感到惊奇,这么一个小女兵,虽然是我的姐姐,但她那娇小的身材显然比不过我这个弟弟,不耐操啊!

    我亲切地喊着她:“玮姐姐,你爽吗?”她还是脸通红地望着我,说:“我还没让男人碰过啊!没想到竟是这样的销魂,你真是看不出来啊!这么行,我服了!”

    我说:“好姐姐,还有更刺激的呢!”看着她那动人的红扑扑脸蛋,我说著说著又起身蹲在她身后,拉开她那白皙的大腿就这么一插……可能我欲火攻心,急于救成,至于小玮还是处女我竟忘了,这一下插得她发出一声高亢的尖叫,连说:“痛!痛!痛……不要啊!不要……”

    我说:“这是处女必经的,等一下你就爽了。”我不听她的,但我放慢了速度,一点一点地把余下那截鸡巴插入她那已经湿得不得形的阴道内。

    床单上、椅子上、地上,到处是黄白黄白的液体,那是她发浪的证据,真是奇了,居然流了这么多还有,看来她真是需要被操了。

    一股红红的血慢慢流到了床上,等她感到有点不太痛了,我便开始加大力度从背后死命地插,但不快,一招一式都在她阴道内以螺镟般的搅动着,搅得她浪叫声连连:“啊……噢……呵……不行了……不行了……要死了……出来啊……噢……插啊……深一点……啊……”尖锐的浪叫响彻了整个总机房。

    此时又来了个电话,是个男的,我都听见了。小玮显然已经操得忘记了自己的工作,估计这时问她叫什么名她都不知道了。但铃声响了几声后,我停顿了一下,她也从刚才爽的感觉中惊醒,慌忙去接电话,一声声跟那个人道歉……

    我笑了,此时心里突然升起一投报复的欲望,我突然加大力度,一下插到她的阴道尽头,龟头都撞著子宫颈了,随着她一声尖叫,然后又是一阵“啊啊”的叫声,估计那个男的肯定听到了,他忙问:“你怎么了?”我想,要是我是那个男的,知道这个接线女兵居然边接电话边在疯狂做爱,我肯定会当场就射出来!

    可是小玮突然撒了个谎,说她看到耗子了。哈!真会编。

    后来又来了几个电话,我都没有停,不断地插,她也是“哼哼、啊啊”的接完。此时我感觉真爽,一个师级单位的总机女兵,和对方不知名的人讲著电话,竟然同时被一个男兵疯狂地插著穴。

    她那如百灵鸟的浪叫声不断地刺激着我的性欲神经,我跟她又换了N种性交姿势,反复地干著。我就想:小玮啊小玮,我就看你到底有多少水流,我不干干你我不罢休!

    她也渐渐地耸动着屁股来迎合我,达到一个又一个的高潮,那叫声,我当时戴着MP3,不忘记把那些天籁之音录了下来,以后每天反复欣赏。

    时钟已经到3点了,我用出最狠的招数,把她放低了趴着,翘高屁股让我从上往下插,插得她那双奶子不停地甩啊甩,叫声真是令我以后都不敢想像的浪。一个在部队里憋了三年的处女,竟然在欲望满足时会有这样下流的叫声,真是觉得好笑。

    最后一直干到4点半,她的水终于干了,这时我干她,她已经有点发痛了,我就用尽自己全身的力气拚命冲刺,一直抽插到射精,一股劲射了七下进去,股股进入她的阴道深处……

    我笑道,还是我赢了,水流得再多也没用啊!我们抱着就这么一直睡到了5点,我醒了,叫她,因为我们6点就起床了,再不收拾就完了。

    她这时如梦初醒,看着地上、床上、椅子上未干的湿湿一片,羞得要死。我笑她:“你说你当时不和我玩,现在好了,搞得我爆发了,服了吧?”她红著脸不说话,到处找纸巾去擦那些东西。

    我们动作迅速,一会就把总机房打扫好了,我把她的内裤给她穿上,(哈,第一次给女生穿内裤,感觉很好喔!)把那个扔到邓小平头上的奶罩给她穿上,帮她穿好T恤和军装,整理好裙子。

    我临走时问她:“还痛吗?”她说:“还能动,死不了。你个色鬼!”我笑了。

    回到我的宿舍,一切像没发生过一样。第二天星期六,我们先后请假出去,我请她到饭店大补了一顿,然后买了点避孕药给她吃。打那次以后,我们经常利用小玮晚上值班时到总机房操穴,那段时间,我们一晚上最少都要干六炮,她还是像往常那样水多,叫床的声音也越来越动听了。

    最多一晚我们从12点一直干到了早上5点,换了N种姿势,干得那阵势真是极品之作啊!我相信在部队里,至少我那个军区里,没有第二个像我们这么爽的男女兵了。

    值得一提的是,她说和我做爱后,令她的话务用语更加动听了,平常讲话也清脆了许多,最后还因此得了师里最受欢迎话务兵呢!当然,那是后话。

    好景不长,到了六月底,她考军校了,以她的成绩来说绝对没问题,我也支援她考。她考上后舍不得离开我,但这是她家人的意愿。离开部队前最后三天,我们在师招待所里没完没了地做爱,我们只需要这个:每天吃完饭,就是做爱。

    她那宛如海豚般S形身段,让我搂着不停地操著……但几乎每次都是以她求饶而告终,我太猛了!

    三天里,我和她不断变换著各种新奇的方式做爱,尽情透支着我们的身体。至于那屋子里的床单,不知换了多少床,因为打从第一次以后,小玮流出的爱液又黏又滑,洗都洗不干净,只好换。

    招待所所长是她的一个亲戚,故我们能在最隐蔽的一个套间内尽情干著,操完一炮又一炮……我们没有未来,但我们只要停住今天,享受今天,这是我们唯一需要做的。

    在军队时,天天循规蹈矩,没什么意思,人说“当兵三年,母猪赛貂婵”,可见在军队里对于“性”的缺失之严重。

    嗯,我的运气比较好,分在男女兵混合的连队。单位里有三十几个女兵,特别漂亮的有两个,她们俩(一个是小婷,一个是小玮,都是江苏美女,身材脸蛋没说的)尤其是小玮,那身材、高挺的奶子,在宽大的军服下依然不能挡住他那坚挺的奶子。有趣的是,女兵们站成一列,我们男兵从侧面看女兵的整齐时,只要看到那凸出的胸部,就知道那一定是小玮啦,我们男兵总是相视一笑。

    小婷的屁股很丰满,一看就想操的那种,而且我们估计是水比较足的那种,小屁股很紧实,一看就是个原封处女。从侧面看后面,就是她的屁股突出些,而且她的那双大腿在夏天是总是那么的白,搞得我们这些男兵白天欣赏,晚上就在宿舍里打飞机。

    因此,她们就是我们这些平时训练完没事干的男兵茶余饭后谈论的对象,但部队终是部队,没几个敢越雷池一步的,最多就限于聊聊天,说一些荤一点的段子。

    第一年时我比较老实,她们俩那时已经第二年了,我平常不爱说话,看见女孩子我就脸红(这是表面的),其实我心里很好色,我表面上看去给她们很内向的感觉。我那时天天训练后累得要死,但晚上在床上总要打飞机。想起小婷和小玮美丽的身体,想起抱住她们在床上狂操的销魂感觉,总是忍不住。

    第一年的夏天,我们换了夏装,女兵们都换了裙子。这下我天天乐得要死,天天借着机会到她们寝室转(白天可以进女兵宿舍,晚上就不行了),她们见我都不怎么防,因为我“内向”嘛!这可给我大好机会。

    她们穿着裙子坐在我对面,本来女兵穿的裙子不短的,但她们都喜欢拿出去改,改得好短,要么就穿最小号的裙子。小婷和小玮也不例外,穿着裙子的样子真的好诱人,而且她们都不穿裤袜,我经常在她们那里正大光明地欣赏她们的大腿。

    我会弹吉它,经常到她们那里小秀一下,她们看我弹琴时兴奋得要命,更是忘记了自己的坐姿,大八字的蹲在床上,看得我心猿意马,眼睛总是盯着小玮和小婷的裙子里瞄,因此我经常能看到她们裙子内的小裤裤,而且看得很清楚,蕾丝的占多,看得我心里狂跳。她们也从没察觉,可能觉得露给我看也没什么吧?哈!

    另外就是不训练时经常在楼梯口处转,趁机机会偷看上下楼女兵们的裙底风光。白天训练很苦,但一想到下训练场后能看到小婷和小玮,我的心里就非常满足。一个夏天,几乎都是在这种心境下渡过的。

    到了第二年,色胆大了,连里来了新的女兵,平时就要我们这些第二年、第三年的男兵训练她们。夏天训练时,女兵们都穿着军裙,搞伫列训练时我发现一个刺激的地方,就是喊口令“蹲下”,女兵们穿着个短短的裙子,一排都蹲在地上,双腿是分开的,十几条五颜六色的底裤就让我看得一清二楚。哈!

    我感觉很好玩,便趁着色胆让她们保持动作,一个个的给她们纠正动作,有意没意的碰一下她们里面长得好看的女兵白白嫩嫩的大腿,感觉那下面的棍棍都硬得发痛了,幸好部队的裤子裆大,要不就要出大糗了!

    训练时我总是去训练女兵队,真是爽,趁机大大地揩油。有时摸得那些小女兵还哼哼叽叽的,但不敢对我这个第二年的班长说二话。哈!有女兵的连队真他妈的爽啊,这就是我那时对我所在部队的印象。

    色胆越大,越感觉不爽,这样下去不是办法,开始对小婷和小玮两个人经常来点小动作。我决定先对单纯的小玮下手,比如在上下楼时故意用身体碰触她们高挺的奶子,或经常在她们不知道时从后面摀住她们的眼睛,然后等她猜不到是谁时用力抱她一下……等等,经常弄得她对我娇嗔不已。

    小玮那年二十岁,十九岁当的兵,据说她是高考只差几分没上大学,转到部队里准备考军校(后考上)。我那时才十八岁,我十七岁高中没读完就当了兵,所以我平常都亲切地叫她“小玮姐姐”。哈!

    这个年龄都是春心荡漾的季节,所以她对我的种种“无礼”行为就渐渐不感到反感了,只是经常提醒我不要让连队干部知道,要不然就会被批斗了。

    她渐渐对我这个经常爱无理取闹的大男生产生了好感,我们在节假日常出去玩,当然是我先请假出去完后她再请,以免被连队干部怀疑。我们一起在外面游大街、看电影、打电玩,当然不是穿军装啦!

    那时我还只对她有一些最多只是亲亲她的举动,因为她还比较羞涩,我想等到水到渠成时再上她。我们在连队时和平时一样,别人根本看不出,到了晚上我们就用各自的手机(偷着买的,部队不让用)在被窝里发短信传情……渐渐地,我们感情升温了。

    我在一次和她出去时对她提出了那个要求,她笑笑的对我撒娇:“那么想要我啊?呵呵,我有那么诱人吗?”我靠!

    她又说:“不急嘛!呵呵,我就想看你那副猴急的样子。”

    那段时间,我只能晚上和她打手机时一边聊一边打飞机,她是在总机班值班的,听着她那动听的声音,真的爽!有一次我被她察觉了,她笑我还这么好色,第一年时可看不出的啊!我就对她诉苦:“谁叫你不给我?害得我只好天天打飞机。”搞得她淡淡地笑了。

    这时我在电话对她说:“不如……”她马上意识到了什么,忙说:“不行!不行!”我没听她的,挂了线就穿件短袖衬衣下床,开始摸向总机房。

    这时,已经12点多了,连队9点就熄灯,战友们都早早进入了梦乡。这时我趁著夜色来到了四楼的总机房,小玮一个人坐在里面,用她那甜美的声音转接着一个又一个电话,脸上不做作的笑容真是美呆了!而她就穿一件小T恤,短袖军装脱了下去,更把她那高耸的双奶勒得更紧实了。

    我这时推门而入,她吓了一跳。我走到她跟前,刚坐下,这时来电话了,她用她那平时训练熟练的技术拿起插塞插进孔里,用她那平时练就的C调咪音节话务用语:“您好!您要接哪儿?”

    我这时一把从后面抱住她,她轻轻颤动了一下,我用手摸向她的胸部,她此时在接电话,根本顾不得我,我便这样在她胸部摸了大概半分钟。接完电话,她对我撒娇了:“不要嘛,不舒服的。”我不管,说:“今晚难得干部们都不在,到别的连队去了,我要你……”

    我说完已经是脑袋发热,一股欲望直冲脑门,一把把她从椅子上抱起,把总机房里的那张床拖到机柜旁,抓着她的双腿,让她倒立起来,此时我的头就从上至下伸进了她的裙子里面。这时她还有点反抗,我把头深埋在她的裙子里面,用嘴含着她的私处不停地舔著,她也发出了轻微的呻吟……

    我把她放在床上,看着她那美丽的身躯,心想着:‘小玮,我终于可以操你了!’那感觉比干时还爽。

    想罢,我就开始扒下她的T恤,她的奶罩是D罩杯的,好大,粉红色蕾丝边的,真是性感至极。我轻轻解下她的奶罩,随手一扔,我靠!居然扔到了边上那个“三个代表”宣传板的邓小平头像上面,真是搞笑。

    此时她被我压在身下,一双洁白的奶子高傲的挺著,我用此时已经不行了,加快速度,一嘴含着一个奶子,一手抓着一只,用力地吸啊、用力地搓,她显然对这没有防备,大声的呻吟了几句,那叫床的声音,真不愧是总机女兵的声音,婉如清脆的百灵鸟叫声。

    这大大的刺激了我的神经,一把将她抱起,让她双手撑著趴在床上,我躺在下面。我一边抓着她的大奶,一只手伸到她的私处,此时她早已经爱液流了一裤了!我笑着说:“没想到我们连最美的女兵被人干时,水还这么多啊!哟哟哟,羞死人啦啦……”她见我如此糗她,脸羞得通红,真是害燥啊!

    我把她那条改短过的短短的军裙推了上去,她那粉红色的内裤几乎已经变得透明了,因为被爱液浸透了。我脱掉她的内裤,给她看了一下,对她笑,她对我说:“我怎么……我怎么会这样啊?真是羞得要死了!”我则说:“你死了,谁来满足我啊?哈!”

    此时她已经一丝不挂了,谁会想到,在一个管理严格的连队里,还是战备值班室的总机房里,有一对色欲男兵、女兵正在颠鸾倒凤?想起来真他妈的爽!

    这时来了个电话,已经12点半多了,真他妈的的扫兴。她赤裸著接电话,强忍着呻吟,吃力地按正常接电话时的口气:“您好!您要接哪儿,稍等。”说罢,马上用手捂著话筒,“啊噢……啊噢……”的呻吟了几声,再接电话:“给您接了,请听好。”

    我真佩服她的表演能力,一边做爱一边不动声色地接电话,真他妈的的爽!我双手抓着她的大腿,一下子把她举了起来,我躺着床上,对着她那还在不停地流着爱液的私处用龟头对准,抱着她套了进去,一下子就插入了大半。

    我只抽送了第一下,就搞得她娇躯左右乱晃,呻吟也更大声了,不过总机房是隔音的,即使她再发浪叫床别人也听不到。我就这样举着她一上一下的动着,用她的阴部套弄我那早已昂起的鸡巴。

    这一上一下的抽插搞得“噗嗤、噗嗤”直响,她也有节奏的在叫着床,那股声音,哥们我不说了,真是太动听了,听得我欲火猛长。这么一上一下操了几十下以后,她又再次流了好多好多水,浸到我的卵袋都湿了。真是令我感到惊奇,这么一个小女兵,虽然是我的姐姐,但她那娇小的身材显然比不过我这个弟弟,不耐操啊!

    我亲切地喊着她:“玮姐姐,你爽吗?”她还是脸通红地望着我,说:“我还没让男人碰过啊!没想到竟是这样的销魂,你真是看不出来啊!这么行,我服了!”

    我说:“好姐姐,还有更刺激的呢!”看着她那动人的红扑扑脸蛋,我说著说著又起身蹲在她身后,拉开她那白皙的大腿就这么一插……可能我欲火攻心,急于救成,至于小玮还是处女我竟忘了,这一下插得她发出一声高亢的尖叫,连说:“痛!痛!痛……不要啊!不要……”

    我说:“这是处女必经的,等一下你就爽了。”我不听她的,但我放慢了速度,一点一点地把余下那截鸡巴插入她那已经湿得不得形的阴道内。

    床单上、椅子上、地上,到处是黄白黄白的液体,那是她发浪的证据,真是奇了,居然流了这么多还有,看来她真是需要被操了。

    一股红红的血慢慢流到了床上,等她感到有点不太痛了,我便开始加大力度从背后死命地插,但不快,一招一式都在她阴道内以螺镟般的搅动着,搅得她浪叫声连连:“啊……噢……呵……不行了……不行了……要死了……出来啊……噢……插啊……深一点……啊……”尖锐的浪叫响彻了整个总机房。

    此时又来了个电话,是个男的,我都听见了。小玮显然已经操得忘记了自己的工作,估计这时问她叫什么名她都不知道了。但铃声响了几声后,我停顿了一下,她也从刚才爽的感觉中惊醒,慌忙去接电话,一声声跟那个人道歉……

    我笑了,此时心里突然升起一投报复的欲望,我突然加大力度,一下插到她的阴道尽头,龟头都撞著子宫颈了,随着她一声尖叫,然后又是一阵“啊啊”的叫声,估计那个男的肯定听到了,他忙问:“你怎么了?”我想,要是我是那个男的,知道这个接线女兵居然边接电话边在疯狂做爱,我肯定会当场就射出来!

    可是小玮突然撒了个谎,说她看到耗子了。哈!真会编。

    后来又来了几个电话,我都没有停,不断地插,她也是“哼哼、啊啊”的接完。此时我感觉真爽,一个师级单位的总机女兵,和对方不知名的人讲著电话,竟然同时被一个男兵疯狂地插著穴。

    她那如百灵鸟的浪叫声不断地刺激着我的性欲神经,我跟她又换了N种性交姿势,反复地干著。我就想:小玮啊小玮,我就看你到底有多少水流,我不干干你我不罢休!

    她也渐渐地耸动着屁股来迎合我,达到一个又一个的高潮,那叫声,我当时戴着MP3,不忘记把那些天籁之音录了下来,以后每天反复欣赏。

    时钟已经到3点了,我用出最狠的招数,把她放低了趴着,翘高屁股让我从上往下插,插得她那双奶子不停地甩啊甩,叫声真是令我以后都不敢想像的浪。一个在部队里憋了三年的处女,竟然在欲望满足时会有这样下流的叫声,真是觉得好笑。

    最后一直干到4点半,她的水终于干了,这时我干她,她已经有点发痛了,我就用尽自己全身的力气拚命冲刺,一直抽插到射精,一股劲射了七下进去,股股进入她的阴道深处……

    我笑道,还是我赢了,水流得再多也没用啊!我们抱着就这么一直睡到了5点,我醒了,叫她,因为我们6点就起床了,再不收拾就完了。

    她这时如梦初醒,看着地上、床上、椅子上未干的湿湿一片,羞得要死。我笑她:“你说你当时不和我玩,现在好了,搞得我爆发了,服了吧?”她红著脸不说话,到处找纸巾去擦那些东西。

    我们动作迅速,一会就把总机房打扫好了,我把她的内裤给她穿上,(哈,第一次给女生穿内裤,感觉很好喔!)把那个扔到邓小平头上的奶罩给她穿上,帮她穿好T恤和军装,整理好裙子。

    我临走时问她:“还痛吗?”她说:“还能动,死不了。你个色鬼!”我笑了。

    回到我的宿舍,一切像没发生过一样。第二天星期六,我们先后请假出去,我请她到饭店大补了一顿,然后买了点避孕药给她吃。打那次以后,我们经常利用小玮晚上值班时到总机房操穴,那段时间,我们一晚上最少都要干六炮,她还是像往常那样水多,叫床的声音也越来越动听了。

    最多一晚我们从12点一直干到了早上5点,换了N种姿势,干得那阵势真是极品之作啊!我相信在部队里,至少我那个军区里,没有第二个像我们这么爽的男女兵了。

    值得一提的是,她说和我做爱后,令她的话务用语更加动听了,平常讲话也清脆了许多,最后还因此得了师里最受欢迎话务兵呢!当然,那是后话。

    好景不长,到了六月底,她考军校了,以她的成绩来说绝对没问题,我也支援她考。她考上后舍不得离开我,但这是她家人的意愿。离开部队前最后三天,我们在师招待所里没完没了地做爱,我们只需要这个:每天吃完饭,就是做爱。

    她那宛如海豚般S形身段,让我搂着不停地操著……但几乎每次都是以她求饶而告终,我太猛了!

    三天里,我和她不断变换著各种新奇的方式做爱,尽情透支着我们的身体。至于那屋子里的床单,不知换了多少床,因为打从第一次以后,小玮流出的爱液又黏又滑,洗都洗不干净,只好换。

    招待所所长是她的一个亲戚,故我们能在最隐蔽的一个套间内尽情干著,操完一炮又一炮……我们没有未来,但我们只要停住今天,享受今天,这是我们唯一需要做的。

     
     
    上一篇:絕妙紅繩 下一篇:来看诊美女
     
     

    猜你喜欢

      (彩漫中文)结婚的前一天(12P)
      微信撩骚一骚货这个自拍有点少女风[17P]
      瘦瘦的模特爱吃大鸡鸡 饭量不错哦[15P]
      早上精力充沛要干炮(16P)
      酒店援交大胸粉穴多汁鮑的大學生[14P]
      鸡鸡虽然是歪歪的但是也不耽误各种上活啊 [16P]
      扎辫子女孩对战大屌(14P)
      D奶人造白虎小骚货做客社区自拍给哥哥们看请大家多多用言语刺激[26P]
      在阳台上精油做爱(16P)
      胖女人性欲强大家都知道 只能多来几个人跟她干了[20P]
      吾家奶牛养成记[10P]
      在泳池里面群魔乱舞(12P)
      先摆拍再洗澡最后被内射中出个乱七八糟[25P]
      买海鲜的丰满妈妈
      这幺大的洞谁能满足得了(15P)
      这个阴毛可是tm天然的黄啊[18P]
      热血红色短裙小美女
      干炮有风险 一不小心就一脸 [12P]
      在瑜伽垫上操极品身材女友(16P)
      少妇的紧绷小翘臀
      共1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